扎实推进课堂教学改革
 
争做好老师    培养好学生
 
——在“探究式—小班化”教学竞赛决赛上的致辞
 
 谢和平 院士
 
2015年10月24日
 
(根据记录整理)
 
  尊敬的各位老师、各位专家,同学们:
   大家早上好!今天,非常高兴能来参加首届“探究式—小班化”教学竞赛的决赛。首先,我代表学校向一直致力于本科人才培养的全体老师,表示衷心的感谢!向所有放弃周末休息时间,参加这次教学竞赛的专家、评委和各位老师、同学们,致以崇高的敬意!
   我们说,一个国家要有自己的梦想,一个人要有自己的梦想,一个大学更要有自己的梦想。实际上,我们川大、我们每个川大人,不论是我这个校长,还是川大的每位师生职工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,就是希望把川大办成一个好大学,真正建成一流的研究型综合大学。现在,从国家、教育部到四川省、成都市都大力支持我们川大建设一流大学,特别是,成都市已经明确把支持川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学列入“十三五”规划。那么,我们自己首先就必须要主动思考我们怎么才能真正建成一流大学?怎么建成一所优秀的大学?实际上,对于应该把川大办成一所什么样的大学这个命题,不管是从国家层面、社会层面,还是从我们每个师生员工的层面,包括我们的学生家长层面,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。实际上,从2010年开始,我自己就一直在思考这个命题,我认为,我们川大应该成为一所提供精英教育的学校、一所能提供每个学生找到真正适合自己教育的学校、一所能培养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潜质与能力的学校。概括来讲,我们川大应该是一所真正实施精英教育、个性化教育、全面发展教育的学校。我想,这才是一所世界一流大学的内涵本质。作为校长,我特别希望早日把川大建成世界一流大学,但要在短时间内实现这个目标并不简单,因为世界一流大学有很多的核心指标,要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,我们要在短期全面实现,难度还比较大,但我想,只要我们大家去共同努力,就一定能够实现这个目标。但是,我们至少可以把川大打造成国内本科教育最好的学校,要在未来几年做到这一点,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,也完全有条件、有能力。那么,什么是最好的本科教育?我认为,一个最好的本科教育,就是我们提出的要实施精英教育、个性化教育、全面发展教育。实际上,我们从2010年就开始构建的“323+X”创新人才培养体系,就是围绕这样一个构想来打造的。那么,什么是精英教育?精英教育不是贵族教育,不是培养少数尖子生的教育,而是将最好的课堂教学条件、课程体系和教学资源提供给每个学生,让每个学生都能公平地获得优质的教育资源。为了真正实施精英教育,我们实施了很多改革举措,比如,我们全面推进了“323+X”本科创新人才培养体系,同时,专门成立了吴玉章学院、基地班和基础学科拔尖试验班,实施了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计划,等等。当时,我们提出实施精英教育,有些老师还不能完全理解,因为他们认为实施精英教育一般都是规模很小的学校才能实现,而我们川大的规模很大,所以,要实施精英教育就很难。去年10月份,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Michael Crow校长来学校访问,当时,他就告诉我,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是美国大学当中学生数量最多的大学之一,有63000名学生、2800多名专任教师,他们实施的本科教育就是精英教育。我们川大也有6万名左右的学生,专任教师就有4300多人,教职工总数达到1万多人,综合对比来看,我们学校的师生比还是很高的。所以,我们所谓的“大学校”,同样也可以实施精英教育。因为真正的精英教育,并不在于学校规模的大小,也不在于学校的学科是单一还是综合,关键就在于我们通过什么举措来实施精英教育。我认为,要真正实施精英教育,核心就是要抓住两点:第一,就是要有一批好老师;第二,就是要培养一批好学生。只要做到这两点,我们就能真正实施精英教育。
         首先,什么是好老师?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?好老师就要有一个高标准、高要求。我认为,好老师至少应该有三方面标准,就是要品德高尚、教学优秀、学术卓越,这才是好老师的标准,也是我们未来建设高水平师资队伍的总目标。一个好老师首先就要教学优秀,就是课堂教学要好。现在,我们有些老师的课学生很喜欢,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很清楚、很明白,讲完课学生很快就能把作业做完,考试也能考高分,那么,这样的老师是不是一个大学的好老师?我认为,这种标准只适合做一个中学好老师的标准。过去,我也当过中学的化学老师,那时,我讲课根本不需要看书,化学元素周期表我全部都能背下来,化学反应式我一推导就知道反应的产物是什么,但这只是一个中学老师教学好的标准,还达不到一个大学好老师的标准。因为一个中学好老师的基本要求,就是要给学生传授知识,而一个大学的好老师在课堂上,不只是要向学生传授知识,更应该教会学生怎么去运用知识、创造知识,引导学生去发现、分析和解决问题。这样的老师,才是一个大学的好老师。
   那么,什么才是好学生?好学生的标准是什么?上个月,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先生来学校演讲时,让我给他推荐几个优秀的川大学生去麻省理工学院深造,丁先生认为“优秀”学生的标准,不一定是考试分数高的学生,而是要会提问题、会提好问题的学生。我认为,一个好学生的标准,也至少应该有三条:一是要通晓知识,也就是要具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基础;二是要掌握科学的思维方式;三是要具有“三种能力”,也就是要具有独立思考能力、创新创业能力、协作精神和社会担当能力。这三条标准应该是一体的,只有具备这三条标准的学生,才是真正的好学生,才是真正的“学霸”。如果按照我们现有的学生学业考评体系,只要学生考试能考高分,就会被我们认定为“学霸”,但这样的“学霸”,只是成绩单上的“学霸”,只是靠记住公式、背住知识考高分的“学霸”,走到社会以后也是不会被认可的,而我们认定的真正的“学霸”,应该是基础知识扎实、思维方式科学、同时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批判精神、善于想象创新的高水平“学霸”。
   所以,我们要真正实施精英教育,首先就要定义好什么是“好老师”、什么是“好学生”,我们每个老师、每个学生都应知晓和践行在川大怎么当一个好老师、怎么做一个好学生。那么,我们要真正成为好老师、培养好学生,最关键的突破口在哪里?我认为,这个突破口就是抓好课堂教学改革,包括我们今天举行的“探究式—小班化”教学竞赛,目的就是使我们的老师都能真正成为一流大学的好老师,使我们培养的学生都能真正成为一流大学的好学生。正是基于这种想法,我们一直把课堂教学改革作为学校教育教学改革的突破口,从课堂教学改革抓起,为我们的老师能够成为“好老师”创造条件,也为我们能够培养出更多的“好学生”提供保障。
   现在,我们不少大学都提出了很多响亮的口号,也提出了很多指标体系、很多先进的理念。实际上,我们要建设一流大学,要真正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人才,不缺理念,也不缺口号,而是缺行动,这个行动的突破口就是深化课堂教学改革,打破过去习惯于应试教育的课堂教学、习惯于标准答案的考试、习惯于“60分及格”的考核。如果我们客观、全面地来看,传统的应试教育也有其优缺点,不能简单全盘否定。我们说,传统应试教育的优势就在于能让学生背很多知识、记很多内容,因为应试教育的考试就是考查学生背了多少、记了多少。同时,应试教育的缺点也很突出,就是培养的学生缺乏想象力、独立思考能力,更缺乏批判精神、科学的思维方式。实际上,我们每个人的大脑都有两大重要功能,一个是记忆功能,一个是想象功能。而在传统的应试教育模式下,从中小学开始就一直在开发学生大脑的记忆功能,基本上已经开发到了90%,但对学生大脑的想象功能的开发还不到60%。所以,我们的大学教育,就应该去更多地启发和培养学生的想象力、独立思考能力。我们说,教育的本质是什么?我一直认为,教育不是灌满一桶水,而是点燃一把火,我们的教育不仅要培养学生的知识和技能,更要启迪学生的心灵,唤醒每个学生自身的潜质,启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想象力,这才是教育的本质所在。
   我们实施课堂教学改革,不是单靠一个讲座或者提一个要求就能实现的,而是要通过我们每堂课45分钟的教学环节,去潜移默化地影响每个学生,去启发他们的想象力、批判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,去真正体现教育的本质所在。所以,学校一直倡导实施高水平互动式、小班化课堂教学改革,从2010年开始,就把新生编成25个人左右规模的小班,最少的12个人一个班。实际上,学校下了很大的决心推行这项改革,因为我们实施这个改革以后,老师的教学工作量就会翻一番,学校的教学成本也必然要翻一番。但我们认为,大学最核心的职能就是培养学生,我们把这个成本用在学生身上是最值得的,也是最应该的。
   在此基础上,学校一直倡导我们的老师要实施启发式讲授、互动式交流、探究式讨论、非标准答案考试,鼓励师生在课堂上多交流互动、教学相长,不只是传授学生知识,更要启迪学生思维,引导学生去发现、分析和解决问题。我们现在的学生跟过去不同,都很善于人际交流。过去,我们的学生不敢提问题、不好意思提问题,不是因为学生的能力不行,而是我们过去的课堂教学没有这个要求,我们的老师也没有去启发学生提问、很少与学生互动交流。我们通过在全校推行互动式、小班化课堂教学改革,目前,已经开设小班课7140门次,达到了全校课程总数的63%,如果我们的小班课能达到学校总课程数的90%,我们的老师都能实施启发式讲授、互动式交流、探究式讨论,那么,我们川大的教育就是真正高水平的精英教育。
   在课堂教学改革中,我特别希望我们川大有两项改革能走在国内大学的前面,一个就是真正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,一个就是取消过去“60分及格”的考核。一方面,我们要真正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改革。学校为什么要推行这项改革?因为长期以来,我们中小学考查学生知识的掌握情况,都是用标准答案的考试,很难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。虽然我们说有些学科的考试还是应当有标准答案,但考试本身也应着重考查学生对答案的推理过程,看学生想了多少、思考了多少,而不是只要学生答案正确就给满分。另外,如果我们的考试都是标准答案,学生就有机会、有条件去“赌一把”,在考试中就可以去抄答案,因为抄对了答案就可以得高分。所以,在传统的标准答案考试模式中,学生平时就可能会逃课,还可能在考试时冒险去抄袭、舞弊,特别是,个别学生在考试中抄袭舞弊被发现,按学校规定就要被开除学籍,家长就找到学校来申诉,认为孩子只是犯了错误,希望学校给孩子一次改正的机会。我每次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很难受,特别希望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。我想,如果我们的考试都是非标准答案,考的主要是学生的思考过程、推理过程,那么,即使学生带着书本、带着资料进考场也不一定能考高分,这样也就消除了考试舞弊产生的条件,类似的校园不良现象就很难发生,因为根本就没有发生的基础。
   我们要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,前提就是我们的老师要有能力设计非标准答案的试卷和题目,而不是直接从题库里抽几道题目就拼凑成一张试卷。现在,我们有的老师还习惯于从题库里直接去抄题目,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出一份试卷,如果我们用这样设计出来的试卷来考试,怎么能有好的效果?怎么能让学生去独立思考?反之,如果我们的老师能多花点时间、精力,去精心设计非标准答案的题目,让学生同题给出不同的答案,这样,学生就没有机会去抄袭、去舞弊,也就不会出现因抄袭、舞弊而被开除学籍的现象,学生在课堂上也就自然而然会认真听讲,也会按照老师的要求去认真查资料、去独立思考,也就不可能靠考前临时背一下,都能很容易拿到高分。所以,我们要真正培养基础知识扎实、思维方式科学、同时具有独立思考能力、善于想象创新的好学生,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是一个重要的改革举措。
   但是,从总体上看,我们推进课堂教学改革、特别是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改革,对我们的老师来讲还有不少困难。一方面,因为我们的老师大都是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,还习惯于应试教育的课堂教学、习惯于标准答案的考试,包括我自己也是从应试教育的背景下走过来的,也是靠背住知识、记住答案通过了高考,也习惯于应试教育的课堂教学和标准答案的考试,但我们要培养出好学生,就必须要打破这种“习惯”,实施小班化互动式教学和非标准答案考试。另一方面,就是因为我们的老师要设计非标准答案的考试题目,可能要比现在的工作量大10倍、甚至20倍,需要老师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就会更多。事实上,在国外一流大学,老师在课堂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可能还不到国内大学老师的1/3,但在课外花的时间和精力却是国内大学老师的十几倍,因为国外大学的老师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互动式、启发式课堂教学,为非标准答案考试做准备。在每门课开始上课时,他们都会对学生的每次考试、每次作业、每次讨论提出具体要求,每次下课还要给学生布置十几篇Nature、Science等高水平SCI学术杂志的参考文献,让学生自己去查阅,然后下次上课老师提出问题,让学生来回答、讨论。我想,如果我们的老师也能像国外一流大学的老师一样,学生就不可能简单地靠背住教材、记住知识拿到这门课考试的高分,学生如果要想得高分,就不得不去图书馆熬夜查资料,不得不去认真学、独立思考,不得不去主动跟老师互动交流。同时,因为国外一流大学的考试都是非标准答案,如果同一道题学生的答案一样,老师就不会给成绩,答案相同的学生也就不可能通过这门课的考试,这样,学生之间不仅不会去抄袭、舞弊,而且还会相互比着学,形成一种你追我赶、竞相学习的氛围。
   所以,我们提出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这项改革,不是简单地改变考试题目的问题,而是要从根本上改变过去的教育理念、改革传统应试教育的课堂教学过程,核心就在于打破传统的学生学业考核评价标准,不是简单地去看学生背了多少,记了多少,而是要看学生想了多少、思考了多少。只要学生深入去想、去独立思考,有很好的想法,我们就可以给高分,即便学生的答案错了也没关系。我们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改革的目的就是促使学生在课堂上真学、真想、真领会,促使学生去主动思考、独立思考问题,真正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真正培养独立思考、善于想象创新的高水平“学霸”,才能真正培养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优秀学生。
   另一方面,就是要真正实施取消“60分及格”的学生学业考核评价体系改革。我一直在想,同样一门课,不同的老师去讲、去改试卷,就可能会给学生打不同的分数,在这种情况下,一个学生得80分,另一个得90分,就一定能说明考90分的学生比考80分的学生优秀多少?实际上,这样一次考试上下几分的差异,并不能完全反映出一个学生真实的能力和水平。所以,我就一直在思考,我们能不能改变过去这种学生的学业考核评价体系,能不能打破一门课只要最后考试60分就算通过的“60分万岁”的考试制度。所以,我们鼓励老师讲每一门课都从上课开始,就把学生每次课堂讨论、每次课后作业、每次随堂测验,都按照一定的比例折算到总成绩当中,使我们学生期末考试的成绩占总成绩的比例不超过30%。另外,以后学生的考试成绩我们也可以不打60分、70分,而是用ABCDE几个等级来评价。这样,过去,我们的学生只要考了60分就是“及格”,但改革以后,如果班上其他学生的成绩都比60分更高,那么,考60分的学生就可能是“不及格”,如果我们的学生要想考试及格,就不得不去更加主动进取、不得不去主动学习、自发学习。
   我想,如果我们能够真正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、取消“60分及格”的学生学业评价考核体系改革,那么,我们老师以后上课就不用再点名,也不用再担心学生会逃课,因为学生缺一次课就会缺少百分之多少的成绩。同时,我们也不用再担心学生考试时会出现抄袭、作弊的现象,因为我们考核评价学生的重点不再是学生背了多少东西、记了多少东西,而是领会了多少东西、思考多少东西。所以,我们只有打破传统的“标准答案考试、60分及格”的学业考评体系,才能真正实现与国际一流大学接轨的精英教育。
   实际上,学校推行这些课堂教学改革已经有几年了。今天,我们通过开展“探究式—小班化”教学竞赛,就是要进一步加大学校课堂教学改革的推进力度,使我们川大的课堂教学能够真正与国际一流大学接轨。所以,对于每个老师来说,这次竞赛就是一个平台、一种形式、一个标志,我们希望通过竞赛,能够在全校形成一种良好的风气,就是鼓励和支持我们的老师积极参与、推进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,不断提高课堂教学的能力和水平,争做好老师,培养好学生,努力把我们川大建设成一所实施精英教育的学校,建成一所国内本科教育最好的学校。
   首先,我们希望每个老师都能真正重视本科教育、加强教学投入。我们要做一个好老师,首先就应高度重视课堂教学,在做好学术研究的同时,把更多的时间、精力、爱心真正放到学生身上、放到教学工作上、放到搞好课堂教学上。我们作为一个大学老师,至少要做到品德好、教学好、学术好。如果教学做不好,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学老师。搞好教学就需要全身心投入,全身心投入就要真正花精力,真正把我们的课堂和讲台作为最神圣的地方,真正把能够给本科生上课作为一种荣誉的体现、作为一种崇高的地位,增强上讲台的荣誉感、敬畏感和责任感。
   所以,从今年开始,我们提高了新进教师的“门槛”,要求进入川大的每个老师都要具有博士学位,同时要力争具有海外交流或学习经历。我们在提高新进教师“门槛”的基础上,还建立了新进教师专职博士后制度,就是我们的老师进入川大以后,由学校提供研究经费,都要经过专职博士后科研训练,先学术、后教学,达到副教授或副研究员的学术水平以后,才能具有“学术身份”,即当一个好的大学教师的基础条件和要求,这样,经过专职博士后训练的老师就有了一定的学术水平,从事教学就不会只做简单的“教书匠”。我们的老师在具有“学术身份”的基础上,除了国家统一要求的“教师资格证”以外,还要再通过学校教师发展中心的课堂教学能力培训,拿到“课堂教学能力培训合格证”以后,才能进入教师队伍、才能上讲台,拥有“教学身份”。所以,我们每个新进老师都要具有“双证”和“双身份”以后,才能走上讲台给本科生上课。我们要用5年左右的时间,在全校倡导和营造一种良好的环境氛围,就是在我们川大,并不是任何人都能上讲台讲课,上讲台一定要品德高尚,一定要有良好的学术水平,同时更要有突出的教学能力,都要把上讲台作为一个神圣的事业,把给本科生上课作为一个崇高的荣誉。
   同时,我们希望每个老师都能实施真正与国际一流大学接轨的课堂教学。这就要求我们每个老师都要真正下决心,改变过去的课堂教学方法。我们有个别老师,讲一门课可以一直用一份教案讲5年、讲10年,现在,专业知识的更新那么快,学科结构的调整那么快,如果我们再用这种方式来讲课,怎么能适应新的变化?怎么能有好的课堂效果?所以,我们每个老师都应积极参与、推动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,真正实施高水平互动式、小班化的课堂教学,实施启发式讲授、互动式交流、探究式讨论,真正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,打破过去“60分及格”的学生学业考评体系。比如,我们在课堂教学的过程中,还可以把学生分成几个不同的小组,要求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研究题目,让学生自己去推导答案、去论证自己的结论,通过这种课堂教学方式,不仅能教会学生学习知识,更能够促使学生去发现、分析和解决问题,去独立思考,还能培养学生团队协作的精神。过去,我们总是认为一堂课45分钟就是写板书、读教案,实际上,真正搞好课堂教学的内涵十分丰富。特别是,我们希望每个老师都能准确理解“非标准答案考试”的真正内涵,不要过于简单、僵化地把非标准答案考试等同于设计没有标准答案的题目。如果我们的老师能设计出一套非标准答案的试卷,当然最好,说明大家的学术水平很高,想象力和创新能力也很强。如果我们暂时设计不了一套非标准答案的试卷,出一道标准答案的考题也可以,我们可以注重考查学生推导结论的论证和思考过程,其实也是一种非标准答案考试的形式。实际上,我们实施非标准答案考试,关键就是要把学生考核评价的标准从过去记住了多少东西、背下了多少东西,转变为学生理解了多少东西,掌握了多少东西,思考了多少东西,真正促使我们的学生去独立思考,去拓展自己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。
 
  此外,我们还希望每个老师都能真情关爱学生。我一直认为,一个老师最大的责任、最大的幸福,就是培养出好的学生。所以,我们对一个老师最好的评价就是“桃李满天下”。我们要真正做到这点,就需要大家不只是在课堂教学过程中多跟学生进行教与学的互动,多去指导、帮助学生,更应该在课后多跟学生交流、互动,这应是作为一个好老师的基本要求。国外一流大学的好老师,包括我们学校的好老师都是这样去做的,他们在下课以后都会通过邮件、微信、QQ,随时与学生交流、互动、讨论问题,不管是自己这门课上的问题,还是其他学习、生活方面的问题,都欢迎学生随时提问,他们也愿意花时间跟学生交流、讨论。
   我们要做一个好老师,在课内外多跟学生交流、互动,投入更多的精力、爱心去关心、去关爱、去教化学生应该是自己的第一责任。过去,我们有些学生不敢向老师提问题,这是因为我们没有用自己的爱心去启发学生提问题,去鼓励学生在课内外多跟老师交流、讨论,去倡导学生异想天开。因为我们还是习惯于过去那种记工分的方式,简单用上了多少节课,来计算一个老师的教学工作量,来发课时费,来进行考核,实际上,在课后去指导、启发学生,去跟学生交流、互动,也应是我们每个老师的基本要求。所以,我们实施的小班化、互动式课堂教学改革的内涵,不应只是简单地体现在45分钟的课堂教学互动当中,还应体现在课堂以外师生的互动、交流当中。我一直说,教育是有生命的,教育的生命就在于爱心的传递,在于教与学的互动,在于情感的投入。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如果我们每个老师与学生的互动、交流,都能从一节课的45分钟,延长到一门课的全过程,延长到师生之间能够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,这样的师生互动才是教育的爱心所在、教育的生命所在。实际上,教育就是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,用一片云去推动另一片云,用一个心灵去唤醒另一个心灵。一个好老师不只是向学生传授知识,还应该教会学生怎么去运用知识、创造知识,更应该培养学生良好的人格、品格,塑造正确的价值观念。所以,我们川大的每个老师都应把关爱学生作为第一责任,真正把每个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关爱,在课堂内外都能主动投入更多的时间、精力跟学生交流、互动,把自己的知识、爱心传递给每个学生,真情关爱每个学生,用爱心去培养每个学生。
   老师们、同学们,我们衷心希望通过今天的比赛,能够在全校形成一种风尚,激励大家都来争当川大的好老师,培养川大的好学生,真正实施精英教育、个性化教育、全面发展教育,把川大建成国内本科教育最好的学校,最终真正实现建成一流研究型综合大学的“川大梦”!
 

主办单位: 973项目管理办公室
地址:江苏省徐州市中国矿业大学文昌校区综合楼605,邮编:221008
电话:0516-83885091,传真:0516-83885091

 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 Free Version